兵长一米六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日常篇(四)[2] For you/为你而战

蟹黄拌饭: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日常篇(四)[2]


For you/为你而战(戳此行字可观看视频)(其实没什么联系)




2


阿诚希望自己能带着愧疚看着明楼挣扎在欲火和慌乱中,但是他没有,更过分的是他享受这个。


他庆幸明楼现在看不到他的眼神。因为当占有、自私、恶意夹杂在一起不会有多好看。


明楼又短又快地呼吸,手指收紧又松开。




图片链接  全篇地址 已更新




运动之后的睡眠质量好得惊人,几乎没做什么梦。明楼醒来时趴在干净的床上,身体酸软不太想动,睁开眼睛还是一片黑暗。不过他终于没有了那种要人命的窒息感。


很快他得到了一个吻,印在前额。


“醒了?”


“嗯。”他撑坐起来,让阿诚替他穿衣服。“我们回家。”


明台听说大哥看不见了,吓得手里的碗都砸了。明镜责怪起来他还能笑着打趣说:“全当放假。”


明台在旁边建议:“大哥可以去算卦,可信度会大大提高。”被明镜掐得惨叫一声。


 


又过了两天视力才真正恢复,是在一个短暂的午睡之后。他在朦胧中听到阿诚的脚步声,睁开眼睛望了过去,正好看到对方正在一本正经地看一份报纸,手里握着钢笔,想必是想把该说的读给自己听。


“阿诚。”他叫了一声。


对方抬起头,呆了几秒才欣喜地笑起来。“看来我这笔记白做了。”


明楼站起身,走到阿诚面前,仔细地看了看他的眼睛,伸手一点对方额头:“长本事了,我要是真瞎了还得了。”


“我帮您看着呢。”阿诚回答,认真得过分,“不会有任何改变。”




————




“即使深陷黑暗也无需恐惧,因为他们是彼此的引路人。”




歌词:


Gone Gone Gone


Phillip Phillips


 


When life leavesyou high and dry


I'll be at yourdoor tonight


If you needhelp, if you need help


当你深陷泥潭孤立无援


我会来到你的身边


如果你需要,如果你想要


 


I'll shut downthe city lights,


I'll lie, cheat,I'll beg and bribe


To make youwell, to make you well


我会抛弃这世界所有光亮


扯谎行骗,奉献全部


只为你安好,只愿你安好


 


When enemies areat your door


I'll carry youaway from war


If you needhelp, if you need help


当怀着恶意的敌人靠近你


我将为你征战


只要你需要,只要你想要


 


Your hopedangling by a string


I'll share inyour suffering


To make youwell, to make you well


若你的希望仅悬于一线


我会分担你的苦难


只为你安好,只愿你安好


 


Give me reasonsto believe


That you woulddo the same for me


只要给我些理由让我相信


你也同样的会为我奋不顾身


 


And I would doit for you, for you


Baby, I'm notmoving on


I love you longafter you're gone.


我将一定会


为你而战,为你而战


我愿永远与你并肩同行


你若离我而去,我也依然爱你


 


For you, foryou.


You would neversleep alone


I love you longafter you're gone


And long afteryou're gone, gone, gone.


只是为你,仅是为你


我绝不让你孤独睡去


我对您矢志不渝


即使在多年,多年以后


 


(你必须活着)


 


When you falllike a statue


I'm gon' bethere to catch you


Put you on yourfeet, you on your feet


当你落入无助的深渊


我会伸手给你支援


带你走出阴霾,走出困境


 


And if your wellis empty


Not a thing willprevent me


Tell me what youneed, what do you need


倘若生活使你陷入慌乱


我会为你扫除危机


告诉我你需要什么,我能为你做什么


 


I surrenderhonestly


You've alwaysdone the same for me


当然,坦诚的说


你一直在为我奋不顾身


 


So I would do itfor you, for you.


所以我将,为你而战 


并肩作战


 


Baby, I'm notmoving on


I love you longafter you're gone.


 


For you, foryou.


You would neversleep alone.


I love you longafter you're gone


And long afteryou're gone gone gone.


亲爱的,我对你矢志不渝


即使你离我而去,我也依然爱你


只是为你


仅是为你


我绝不让你孤独睡去


我深爱你的心,将与你同在


即使在你离去多年,多年以后


 


 


You're my backbone,


You're mycornerstone


You're my crutchwhen my legs stop moving


You're my headstart,


You're my ruggedheart


你是我的脊梁骨


你是我的贤内助


你是我不断向前的动力


你是我的引路人


你是我坚强的心


你是我永远必不可少的脉搏


 


You're the pulsethat I've always needed


Like a drum,baby, don't stop beating


Like a drum,baby, don't stop beating


Like a drum,baby, don't stop beating


Like a drum myheart never stops beating


像鼓声般,亲爱的


永远都不会停息


像我的爱,亲爱的


永远不会停止


像鼓声般,亲爱的


永远不会停息


你是我永远不可缺少的脉搏


 


 


For you, for you


Baby I'm notmoving on


I love you longafter you're gone.


For you, foryou.


You would neversleep alone


I love you longafter you're gone.


只是为你,仅是为你


我不会让您孤独睡去


即使你离我而去,我也依然爱你


 


For you, foryou.


Baby I'm notmoving on,


I love you longafter you're gone.


只是为你,仅是为你


亲爱的,我对你矢志不渝


即使你离我而去,我也依然爱你


For you, foryou.


You would neversleep alone.


I love you long,long after you're gone.


只是为你


仅是为你


我绝不让您一个人孤独睡去


我深爱你的心,永远不会改变


 


Like a drum,baby, don't stop beating


Like a drum,baby, don't stop beating


Like a drum,baby, don't stop beating


Like a drum myheart never stops beating for you


像鼓声般,我的爱


永远不会停息


像鼓声般,亲爱的


永远不会停息


像鼓声般,亲爱的


永远不会停息


像鼓声般


我的心跳永远为你而鸣


 


 


And long afteryou're gone, gone, gone.


I love you longafter you're gone gone, gone.


即使在多年,多年,以后


我深爱着你的心,将与你同在,同在






----


这章开始,隐藏段只放图片。





看新版边城浪子心疼死我了,傅红雪要不是男主早被编剧虐死了,气死我了这剧情,我要炸了。。。
像他这样的就得找个武功巨高能力巨强特别会照顾人特别善解人意的攻给他呀,不说了写文去了,真的太心疼,朱一龙演的太好了。

漩涡(八)

阿糜君爱吃肉糜:

       陈深跟着唐山海,那孩子被唐山海抱在怀里,头也埋在唐山海颈边,可以看到他乌溜溜的眼珠子偷偷摸摸地隔着软软的头发,瞄了一眼,又一眼。
        陈深不禁轻笑出声。
        丽江特有的建筑物在驼铃的清脆声中出现在他们眼前,迈上阶梯,唐山海回头说:“本来不只我去接你的,只是……”
        话还没说完,一对双胞胎“噔噔噔”的跑出来,一把抱住唐山海,齐声叫道:“爸爸爸爸,宝宝又生气了!”
        “唐-山-海!!!”唐山海还没来得及跟双胞胎说上句话,一声大吼伴随着巨大的怒意和一只无辜的驼铃扑头袭来。“你他妈叫屁个宝宝。”
        苏三省扶着腰,咬牙切齿地走出来,看到陈深顿时一窒。
        陈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从前的死对头们不知为何成了现在的模样。他和唐山海成了好兄弟、生死之交,唐山海跟苏三省有了一个又一个孩子,而他与苏三省,莫名的有种大伯哥和弟妹的感觉。
        “是陈叔叔吧!快进来坐吧,该午睡了,爸爸把弟弟抱去床上吧!”女孩大概十岁,却十足成稳,思路清晰地指挥着,“你俩别捣乱,陪弟弟睡觉,酥酥去坐好,大着肚子不准乱跑。”最后一句明显是对苏三省说的。
        在死对头面前威严扫地的苏队长抽了抽嘴角,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恨恨地瞪了门口的两个alpha,鼓着腮帮子走进屋去。
       “让你见笑了!”唐山海微笑,“进来吧!”双胞胎牵着他的衣角,像两条小尾巴,大大的眼睛忍不住往陈深那瞟。
        “是那孩子吧。”陈深看了眼在厨房忙活的女孩说道,“当时苏队长消失了近一个月,肚子没了,孩子也不在,我差点以为你们要闹翻了。”
        “那时局,怎么留她在身边,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呵!”唐山海一讪,“也是因为那时不能照顾她,才养成现在独立自主的性子,三省也是愧疚的吧,气起来就听那孩子话。”
        “啊!”陈深叹息了一声,“真好啊现在!你看你,儿女双全,当时的险恶都过去了。就我,还孤家寡人,不如让你女儿认我做干爹吧!”
         即使没了唐山海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徐碧城还是没和陈深在一起,她去了台湾。此生,想再见,怕是不可能啦!
        “好啊!不过别惹三省生气了,他也快八个月了。”唐山海说着,揉了揉眉头。
         “怎么了?”陈深笑道,“都老夫老夫了,有什么愁的。”
         唐山海深深的、深深的看了陈深一眼,没说话。
         苏安安端了两杯茶,放在桌上,冲陈深一笑:“陈叔叔,喝茶。”
          陈深和唐山海相视一笑,举起茶杯。
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
          安顿好陈深,唐山海走进里屋,苏三省倚在藤椅上,看都不看某人一眼。唐山海完全不当回事,自顾自地抓起苏先生的小短腿,技巧性地按摩起来。
         本想挣扎一下以示自个儿还没消气的苏三省在肌肉的舒适中屈服了,享受了一会儿唐山海的服侍,他懒懒地说道:“陈大麻雀打算在这呆多久,先说好,他在我嗯之前,必须走。”
        “嗯什么啊?”唐山海一边说,一边并没有放松手里的力气。眼见苏某人不爽地瞪来,连忙改口:“好好好。你放心,陈深就呆几天,不会看到你生产的。”
         “说了不要说那两个字。”苏三省恼怒地捶了唐山海一下,气不过,又捶了好几下,狠狠地,“我都说不要再成结了,我不想生生生的,家里都几个了啊!当时怎么就没把你那熊玩意儿踢断……”
        唐山海默默承受孕夫的暴力,感慨:三省的力道不减当年啊!还是那么痛!
        当年行刑时,陈深和苏三省使计调走了毕忠良。日本人在上海向来为所欲为,喝了酒开车只能算小事一桩,重要的是要安排刘兰芝上街,但最后好歹成功了。
        陈深带去了唐山海平素常穿的衣服,还给他剃了头,为此,他们特意挑选了身形相似的一个汉奸,下了药、换了衣服、改了发型,连脸也上了妆,乍一看有七分像。但到底不是同一个人,想这样瞒过毕忠良,根本不可能。苏三省当头的一击是关键,要等到毕忠良赶回来隐约看到“唐山海”最后一眼,又要立刻砸烂那张脸。
        怀疑又如何,没有证据,没什么人能证明那死尸不是唐山海,这就够了,毕竟毕处长从不信任别人。
        唐山海望着因怀孕而脸颊越发丰润的苏某人,他觉得很幸福,真的。

漩涡(七)

阿糜君爱吃肉糜:

        行动处的牢狱阴森可怖,连窗外的阳光透过窄小的入口后都失去了温度。唐山海自入狱后饱受折磨,各个刑罚经历了遍,由苏三省执行。
        自那之后两人的相处模式恢复到了从前,不,应该说苏三省更加针对唐山海,其狠绝程度连毕忠良都要为之惊叹。但凡有机会把唐山海拉下马,苏队长都是斗志高昂、全力以赴,久而久之,多疑的毕处长好像也消除了那点怀疑。
         唐山海要被活埋。在临刑前陈深去看了他,那个矜贵倜傥的翩翩公子哥瘦了一大圈,陈深带来的他平素穿的西装都不再合身。在一片沉默中,陈深为唐山海剃了头。
        毕忠良始终放不下疑心,和陈深苏三省一起观刑。
         唐山海在拥抱了陈深后,走到了苏三省面前,张开了双臂。苏队长后退半步,讥讽地掀了掀嘴唇,抬脚对着唐山海的下身狠狠一踢。
         唐山海(ಥ_ಥ)
         陈深⊙▽⊙
         毕忠良⊙﹏⊙
         围观群众╭(°A°`)╮
         好疼的感觉。即使不是当事人,也能察觉到那一脚的力度,唐山海的表情难以控制的扭曲了,一直挺直的背脊也弓了起来。
        苏队长没事人一样整了整衣领,歪了歪头,恶劣地笑道:“唐先生可知,三省想这么做多久了!要没了这玩意儿,不知alpha还能对omega逞什么凶?”他转头看向因震惊而停下挖坑的下属,恶声恶气道:“还不快挖,唐先生还等着用呢!”
        毕忠良咳了一声,陈深望天,小喽啰们后背一凉,加快了速度。
        这时,毕忠良一直派在妻子刘兰芝身边的小李匆匆赶来,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毕忠良顿时蹙起了眉,一向喜怒不显的脸上出现了焦虑。
        “怎么了?老毕。”陈深把手搭在毕忠良肩上。
        毕忠良抬头深深地看了陈深一眼,说道:“你嫂子出了车祸,现在送往医院去了。”毕忠良始终没有卸下疑心,他并不放心离开现场,但对妻子的担忧最后占据了上风。
         “老毕,你留在这,我去。”陈深说道,“左右也就一会儿,嫂子那我来照看。”
        “不,你留下吧。”面对刘兰芝的安危,毕忠良还是选择了离开,他知道陈深与刘兰芝的感情,相信他不可能在这上动手脚,况且他和妻子感情深厚,即使让陈深前去,也绝不可能继续安心在这里观刑。
        刘兰芝没什么大碍。今日天气不错,她难得上街逛逛,结果不巧有个日本兵喝了酒在大街上开快车。酒鬼开的车,哪有什么安全性可言,幸亏身边跟着人,毕太太只是擦伤了手臂,又跌了一跤。
        毕忠良匆匆赶回行刑地,只来得及看着唐山海已经稀巴烂的脑袋,和苏三省狰狞的笑脸。
@_@@_@@_@@_@@_@@_@@_@@_@
        许多年以后,陈深离开了上海,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也该用余下的日子过过想过的生活了。
         临行前,陈深远远地去看了刘兰芝,那个善良的女人在毕忠良死后正式做了修女,一心祈祷。
         漫长的旅行,甚至不知道终点。陈深来到了昆明,温暖质朴的春城,只有一个小小的站台,没什么人。
        “陈队长。”陈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熟悉的称谓,他转过头,唐山海站在他背后,不再西装革履,头上甚至戴了一个朴素的草帽,说实话有点可笑。站台的门边,一只稚嫩的小手抱在那儿,随后怯怯的露出了半张脸。

漩涡(六)

阿糜君爱吃肉糜:

        苏三省怀孕了,他居然是个珍惜的omega。天啊!那问题来了,谁是孩子他爸!!!
        苏三省进医院的当天下午,各式各样的流言蔓延在行动处。beta毕竟占三大人口的绝大多数,76号也是,除了少数的几个高层,alpha少之又少,更何况omega了。然而最叫他们震惊的不是苏三省实际上是omega,而是他怀孕了。他居然怀孕了!是谁?能降服苏三省!
        这一天,76号的人员觉醒了中华民族的八卦之魂,犀利的目光如炬,扫过行动处的一个个alpha。
        陈深陈队长打发走了又一个好奇群众,不禁扶额,他看起来有那么饥不择食吗?
        毕处长要把心爱的茶具捏碎了,难道他不是举世罕见的好丈夫吗?
         唐山海……唐山海默默微笑。
(^V^)(^V^)(^V^)(^V^)(^V^)(^V^)(^V^)(^V^)
         苏三省修养了近一个月,也躲了一个月,本以为事情应该已经压下去了。
         果然,是他太天真了!
         “苏队长!”唐山海从拐角冒出了,和苏三省并肩走,“苏队长身体好些了吗?没去医院探望,是唐某的不是。”
         苏三省抿了抿唇,躲过唐山海“无意间”碰过来的手,干巴巴的回道:“唐队长客气了,三省没什么大碍。”
         短短的对话间,两人已经接近了办公室,彼此点头示意了一下,各自走开了。苏三省关门前抬头扫了一眼,各办公室门口的小缝齐刷刷地合上了。
        苏三省……苏队长想爆揍唐山海一顿。
        而那厢的唐山海回到室内,倚在门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为了避嫌这段时间他都没去见苏三省,现在总算瞧着了,人挺精神的,好像还胖了点,可惜不能摸摸肚子。
        讲真,唐先生是真的不怕苏队长弄死他嘛!佩服!!!
        门外传来敲门声,唐山海立刻回神,快速坐回办公椅:“请进。”
        徐碧城打开门进来,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但这淑女般的笑容在门关上后立即转变为另一种熟悉的笑意,那么不怀好意,那么……猥琐。
         “可以啊!这美男计,啧啧啧,连苏三省都拿下了,我说怎么着最近那么风平浪静,苏三省都不找麻烦啦!”徐碧城背着手,笑容满面,她眼珠一转,凑近唐山海低声道:“陈深那边有回应了。”
        唐山海本因那笑意略有些不自在,靠在椅背上不想看徐碧城,听到这句话立刻直起了身子,急问道:“怎么说?”
        “很简单,行动依旧各不相干,但是必要时相互合作,能掩护掩护,”徐碧城顿了一下,“能留着命就留着命!”
        唐山海颔首,他本也没想一起行动,相互别拖后腿已经极好了。
        徐碧城见唐山海了解了,扬起笑容大大的点了几下头,说道:“那我先走了。”行至门口,突然回头调侃,“苏三省那边要继续加油哦,别让他捣乱。”
        “你才是,别老和陈深黏黏糊糊的,咱们还是夫妻呢!”唐山海眉一皱,回击道。
= ̄ω ̄== ̄ω ̄== ̄ω ̄== ̄ω ̄== ̄ω ̄=
         苏三省坐在沙发上,曾树站在一边汇报任务,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苏三省制止了曾树帮接的动作,自己接起了电话。
        “苏队长吗?”原来是毕忠良,“苏队长近日身体欠佳,好段时间没见着了,不知今日可有空闲来寒舍喝杯茶。”
        苏三省看了一眼曾树,笑道:“毕处长客气了,您的茶,三省求之不得呢!那好,那就今晚,好……”
        beta嗅不到信息素,自然不会发现苏三省身上浓浓的某人的气息,但是毕忠良可是个alpha,不找个合适的借口,他就得在76号玩完。


现在基本的设想是,
苏队长为了孩子决定不能一条道走到黑,给自己留条后路,对军统和共党(原谅我用这个词)睁一眼闭一眼,对上头就用唐山海这王八蛋居然敢标记他,他一定要弄死他来做借口,轨迹照原著来。
而陈深唐山海这边则是决定合作,一起弄到归零计划,具体怎么办脑细胞不够就饶了我吧!
下一章直接跳到埋唐那一段,不会死放心,我还想让三省生个十个八个呢!啊哈哈

漩涡(五)

阿糜君爱吃肉糜:

        向来认真工作、甚少请假的苏队长连续好几天没来上班了,更奇怪的是苏队长不来,唐队长也没来。
        徐碧城攥着手在唐山海的办公室里,不安的来回度步。她的确不是个出色的特工,但作为omega,而且还是女性,细腻的感情和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她,唐山海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不同。
        唐山海回到办公室时,看到的就是徐碧城这样忧心忡忡的样子,“怎么啦?”他反手关上门,隔绝了他人好奇的窥探。
        徐碧城蹙着眉头,沉声道:“你老实跟我说,你和苏三省到底怎么回事?还有柳美娜那边,我们的任务可还没完成。”
        唐山海垂下眼,他知道拿到那份文件极为重要,可是……也许,他该抛开国共之间的隔阂,和陈深合作一次,尽可能的在保护自己恋情的同时,完成此行的最终目的。
        “碧城,你……”
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π_π
        苏翠兰在厨房做饭,简单的两菜一汤,姐弟俩坐下吃饭一句话也不说。饭吃得差不多了,苏翠兰终于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三省,那天早上,你那个同事……”苏翠兰一向以弟弟为首,遇到这事也是难以开口,“你跟人家都那样了,啊,人家就没点表示,这都多久了,快两个月了,你说这怎么回事啊!三省,你倒是说话啊!”
        苏三省扒完了最后一口饭,鼓着腮帮子,声音还有点含混:“姐,你别担心了,没事!”
        “怎么没事?你说你怎么也是个omega,人家都这样了啊!你也太不让我省心了。三省,明天,就明天,你把他请家里来,我……”苏翠兰那是急得,只得自己上场。
        苏三省一听,“啊!姐,我还饿,还有饭吗?饿~~~”赶紧转移话题。
         “有有有,我给你盛去啊!”弟弟饿了,苏姐姐顿时放下了那话茬,“三省,你最近好像饭量见涨啊!肚子都圆了,脸也比以前胖了。嘿,这人那,到底得有吃有喝,可比以前看着精神。”
         苏三省默默吃饭。
         送走上班的弟弟,苏姐姐洗着碗,猛的想起了那同事的事还没了,简直是操碎了她的心。
        不过,三省最近食量大增,倒是和自己当年刚怀上儿子那会儿有点像,别人都吐,她可是大吃特吃。苏翠兰想起儿子,脸上泛起微微的笑意,眼神却是那么悲伤。
(^V^)(^V^)(^V^)(^V^)(^V^)(^V^)(^V^)(^V^)
        将近两个月,唐山海都在努力跟陈深接触。信任,是彼此合作的基础,可惜在这种情况下,别说陈深,就是唐山海自己也没法信任别人。困难重重啊!
        这天,唐山海和陈深两个人在楼梯口吸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扁头突然快步走了过来,附在陈深耳边说了什么。
        陈深蹙起了眉,看了扁头一眼,说道:“这也不算小事了,也跟唐队长说说。”
        “嗯?跟唐某有关吗?”唐山海吐出一口烟,轻轻勾起嘴角。
         “倒没什么关系,是苏三省,在大街上不知怎的招惹了日本人。嘿,这会儿该进医院了吧!”扁头嘿嘿一笑。
         唐山海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了,他将手里的熄灭,强笑道:“不好意思啊,陈队长,唐某想起有点急事,先走一步了。”
        唐山海几乎没等陈深回话,快步走开了。陈深看着唐山海匆忙的背影,吸了一口烟,若有所思。
→_→→_→→_→→_→→_→→_→→_→→_→
        苏三省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苏翠兰坐在床边,一见他睁开眼,欢喜地站起来:“三省,你怎么样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对,医生,我去叫医生过来。”语毕,着急慌忙地快步出去。
        唐山海站在门口,从敞开的门望向苏三省,床上的人裹在被子里小小的一团,脸色苍白,头发软软的塌在额头。
        想再抽根烟,唐山海收回目光,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指。
        不要医生,给我根烟,苏三省盯着天花板默默无言。
         这一刻,门内外的alpha和omega终于想法一致:
         我还没做好当爸的准备啊!!!

漩涡(四)*

阿糜君爱吃肉糜:

       苏队长面无表情,他的身体热情如火,自发地缠在alpha身上,但他的眼神是冷静的,几乎阴冷的像蛇,潜伏着捕捉猎物。在大部分情况下,面对标记总是omega更为敏锐,更容易产生感情,而alpha游刃有余,可以笑看omega为情所困所苦。


接下来请戳: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3648358399343

漩涡(四)

阿糜君爱吃肉糜:

        唐山海可以感觉到怀中人的犹豫和颤抖,对于要强的苏三省来说,承认自己依附于他人实在太陌生了,更何况是这样丧失尊严一般的求欢。
        这种时候,语音和动作成了多余,唐山海忽略了那甜蜜的气息,只有这个人,紧紧拥抱在怀里,那么脆弱,那么倔强,那么可怜可爱。他不单单是叛徒而已,他是他的omega,是那个吃饭时不自觉鼓起脸可爱得不得了的苏三省,是傻傻讨好李小男笨拙得叫人心疼的苏三省,是他特别特别痛恨屡屡计划暗杀最后却放弃的苏三省。
        是他的苏三省了。
        细细碎碎的吻落在唐山海颈边,动作粗鲁又凶狠,却很笨拙,模仿得根本不到位,只能让唐山海忍不住低笑,于是被大力地狠咬一口。
        对此,唐山海包住苏三省的臀部加以揉捏作为报复。嗯,手感相当好嘛!于是小动作就停了,唐山海转过头想欣赏一下某人的表情,可惜只能看到两只红彤彤的耳朵。唐山海想起苏队长平时爱挠耳边的小习惯,突然就一口含住了那红玉般的耳垂,果然沉默的苏队长浑身一震,便软了下来。
         像抱小孩那样,唐山海把他托抱在大腿上,胸膛紧紧相贴,急促的心跳混在一起。并不急着脱衣服,唐山海顺着衬衣下摆进入,慢条斯理的抚摸苏三省的脊背。皮肤好滑,细腻光泽,脸也是白生生的,那么小,一掌就覆盖住了,个子也是,小小的抱在怀里好合适,在他怀里最合适了。
        唐山海半强迫地转过苏三省的脸,手指摸啊摸,大眼睛翘鼻子小嘴巴,没打发蜡头发软软地贴在额头上,好乖好乖的样子。真奇怪,明明娇小可爱,明明清秀可人,为什么没人发现他是个omega呢!不过也好,现在是他唐山海的omega了。
        苏三省简直想砸死唐山海算了,摸什么摸,要摸到什么时候,想死啦!不知道他在发情吗?摸就算了,干嘛表情那么奇怪,心狠手辣的特务看到都头皮发麻了。
        苏队啊,那个叫人头皮发麻的表情啊!用现在的流行语,叫痴汉。恭喜你了,发掘出一枚潜力十足的攻君。
→_→→_→→_→→_→→_→→_→→_→→_→
不好意思啊!先放一半,大姨妈实在太折磨,痛死洒家了。


小剧场
苏队:你到底会不会算时间,什么半个月,发情期哪来那么快啊!又要被搞,想被掏胃啊!
阿糜君:………………大姨妈都能不准,发情期不准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不管,我就要搞事情,搞-事-情。
唐队:(^V^)(^V^)(^V^)

漩涡(三)

阿糜君爱吃肉糜:

         苏三省坐在办公室里,眼神阴鹜,从那个晚上开始,他和唐山海的关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苏队长,中午一起吃饭吧!”
        “苏队长今天出任务啊!唐某正巧得空,不如同去!”
        “苏队长,上好的雪茄,我给苏队长点上!”
         “苏队长………………”
-_-b-_-b-_-b-_-b-_-b-_-b-_-b-_-b-_-b-_-b-_-b-_-b
         苏队长真的不想再听到“苏队长”三个字了。果然应该把唐山海那厮弄死,阴测测的苏队长独自在办公室里想着怎么弄死自己的alpha,绝对是个与众不同的omega啊!
        但是现实无法满足苏队长的愿望,反而因为各方面的因素,他连避开唐山海都做不到。所以76号行动处的大小成员们纷纷感到最近变天了,温文有礼的唐队长似乎在缠着森冷阴沉的苏三省,而苏队则几乎是鬼气森森的。
        哦,上海的气压都随之低了几分。
        “唐队长不用陪陪唐夫人吗?”苏三省眯着眼,仿若威胁般的低语。
        “嗯?碧城啊,找陈队长吃饭去了!我要是陪同就不方便了。况且比起别人,唐某更想和苏队长待着。”笑眯眯的唐先生好像完全没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苏三省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气,柔软的嘴唇抿紧了扭曲成奇怪的线条,才没当场给他一拳。
        姐姐曾说,alpha有两张脸,原来是真的。
        并不是,苏姐姐是叫你不要被alpha哄上床啊我的三省,alpha标记前标记后两张脸,不过唐队也是两张,只是反了一下。
        其实苏三省不讨厌唐山海跟着他,可能是标记的缘故,有唐山海在场,总能让他更自在,好像孤苦无依的人有了依靠,充满着安心感。但是这对特务是个太大的弱点,要在风云动荡的时代活下去,他不要这虚假的安全感。
        “唐队长还是先管好自己吧!三省自己待着比较好,不然不知道哪天把军统的熟-地-黄掀出来了,可能会对唐先生唐太太产生不好的影响。”苏三省站起来整理了一下领带,居高临下地对唐山海挑了挑眉,近乎恶意的轻轻一笑。
        唐山海原本翘起的嘴角僵了一瞬,饱含笑意的双眸被遮起了一半,他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看着那个人瘦削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明知他是叛徒,可是……突然发现他也没什么立场斥责徐碧城感情用事,更何况现下任务依旧没有完成,怎么能把儿女私情置于国家大事之上。
〒_〒〒_〒〒_〒〒_〒〒_〒〒_〒〒_〒〒_〒〒_〒
        76号又突然变回了原样,唐队长不再亲昵苏三省,重又和柳美娜暧昧不清,而苏队长则是照旧散发着鬼气和傻气,讨好着一心喜欢陈深的李小男。
        但是,作者君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吗?
        啊哈哈哈哈哈哈
        半月后的某个清晨,在客房安睡的唐山海突然惊醒了,一种不明所以的感觉涌在心头,叫他莫名的焦虑、浮躁,还有,渴望。他翻身下床,甚至没有心神整饬自己,随便套上衣服就匆匆往那地方赶。
        同一时间的苏三省可比唐山海难熬的多。感受过快感的omega和处子之身的omega经历起发情期来可不一样,如若说后者是让他浑身酥软,动弹不得,那前者却是使他恨不得拿什么东西插进那地方狠狠捣弄,才好解了那痒意。
      “唐山海,唐山海,唐山海…………”苏三省自己也不知道呼唤这个名字,是想把这罪魁祸首弄死,还是……
(^_^)(^_^)(^_^)(^_^)(^_^)(^_^)(^_^)(^_^)(^_^)(^_^)
       大清早的,苏翠兰才刚刚起床,觉得自己今天起晚了而且有点头发晕,就听见有谁在“砰砰砰”地猛敲他家大门,“谁啊?怎么回事?大清早的?”她一边问着,一边打开了大门,就被一个人影轻轻一推,等她站定,那不速之客已经冲进了房里。
        “那,好像是上次来家里的……三省的同事?”苏翠兰一头雾水,赶紧关上门跟进去。
        唐山海根本不需要指路,顺着那股迷人的气息,就找到了已经情难自禁地猥亵着自己的苏三省。
        苏三省当然也看到他了,可他一想到自己这狼狈的样子,瞬间恼怒就占据了上风,随手丢去一个枕头,“滚!”
       唐山海无视了那可怜的池鱼,任它砸在自己身上,一步步走向苏三省,不顾他杀人般的眼神,用力地抱住他。
        “别拒绝我!”
        苏三省扭动的身子一震,停下了反抗,室内一片安静,过了不知多久,唐山海才感到一双颤动的手,轻轻的附在了他的肩头。


= ̄ω ̄== ̄ω ̄== ̄ω ̄== ̄ω ̄== ̄ω ̄=


苏姐姐默默地关上了门,把作者也关在门外。于是作者君和苏姐姐一起剥了一上午的毛豆,手都残了。